2014情人節賀文

#藝旭情人節快樂# 騎人節快樂
注意 肉&鬼畜攻(?)

2014/02/03 23:59:24
「呼~終於趕上賀文了。」看著論壇上顯示的發文時間,金厲旭這才如釋重負地按下電腦的關機選項,轉過身來卻發現坐在床邊瞪著自己的金鐘雲。這個本該在家好好休息的男人今晚特地跑來和自家寶貝溫存一番的,結果卻碰了一鼻子灰,就因為厲旭在網上連載的文章太久沒有更新了,而今天正好又是老么圭賢的生日。

金厲旭身為賢敏親媽,哪有不更文的道理?

不得已只好委屈讓他的鐘雲哥等一下……於是造就了這副尷尬的局面。

對面的男人聞言危險地瞇起雙眼道:「寶貝寫完了?」語氣裡滿滿的慾求不滿,最近不小心太久沒對這個男人餵食了。金厲旭在心底默默為自己掬把同情淚。

「嗯,寫完了……唔!」鼻間襲來熟悉的氣味,厲旭知曉他家男人打從一進門就蠢蠢欲動。他無奈地在心裡嘆息,慾望積累久了果然就會由人變獸,不過這陣子的確是疏離了這個男人有段時間了。

對著思念已久的雙唇不斷吸吮啃咬,金鐘雲遲遲等不到對方的回應。他鬱悶地睜開細長的雙眼,發現對方睜大著眼似乎想著什麼而出神,便懲罰性地伸到那人的衣襟裏頭,拉了下他胸前的嫩蕾。

「唔…疼!」敏感點被觸碰到的厲旭呻吟出聲,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眼前正對著的是笑得邪魅的戀人。「想什麼呢?」那人挑逗地舔舔他的唇瓣痞痞地說:「是在想剛剛更新的H,嗯?」

男人低低的笑聲透過耳畔傳來,讓身子敏感的厲旭不禁身體顫抖,而對方又熟門熟路地不斷在敏感處挑弄,讓他只能斷斷續續地應道:「沒、今天更的才、不是H……唔嗯~」感受到對方緩緩地隔著寬鬆的睡褲逗弄自己的分身,慾望也積蓄已久的厲旭不禁舒服地發出嚶嚀。「唔嗯~快摸、摸它,嗯……」

「剛剛寫的真的不是H?那你前幾天發來的短信又是什麼呢?」

「嗚……不、知道,哪有短信…」男人故意就是不肯脫下褲子直接碰觸,而是壞心眼地繼續挑逗敏感的下身,在對方微微興奮突出的部位繼續按壓畫圈。金鐘雲抱著戀人抽出放在口袋裡的手機,拿著它在那人眼前一揮,「早上明明還發短信和我炫耀的……怎麼忘了今天要更H呢?」說完又冷笑道:「還是要哥打開短信給你看看?」

金鐘雲抓著渾身癱軟的厲旭轉過身讓他背對自己,好方便自己一手在對方上衣裡逗弄粉嫩的胸前,一邊又漫不經心地點開手機的短信,一個一個地點開念給他聽。「寶貝你都不知道…每次看到這些求肉的短信的時候,我多想把你想現在這樣抱在懷裡,然後……」他頓了頓,抽出伸進上衣的手,摸索著對方的下腹,然後直達腰間。他拉下因為勃起而高聳的睡褲褲頭,挑釁地彈彈對方敏感的性器,逼得厲旭直打哆嗦。

「寶貝你看,這裡都已經哭了呢……」輕捏下方的兩顆軟蛋調戲道:「唉,都是我不好,把寶貝給弄濕了……」

令人羞愧不已的淫靡話語一字一句不漏地透過敏感的耳尖傳來,厲旭羞憤地閉起雙眼,讓自己不再矜持什麼,轉而挑釁地對男人發號施令。

「金鐘雲,給你三秒鐘考慮。你到底要不要做?」


感覺到男人撫摸自己下身的手頓了頓,厲旭得意地勾起唇角。當他正準備用言語反譏時,對方炙熱的呼吸又貼近了他的耳廓,「既然寶貝你這麼心急,那我們就趕快上主菜好了……」

把礙事的手機丟到一邊。男人抬起懷裡人的身子稍稍調整了下姿勢,把原本背對螢幕的電腦椅轉回正面,按下主機開關。非慣用的左手則是熟練地拿出口袋裡早已轉開的潤滑液,將它伸到厲旭的眼前,引誘道:「寶貝把這蓋子咬掉,等等就讓你舒服了,嗯?」男人一邊說一邊刻意伸進懷裡人兒的上衣撩撥。
「真囉嗦。」厲旭冷哼一聲,小臉通紅地照做。吐掉蓋子的他頓了頓,不懷好意地勾起嘴角像是想到什麼主意似的。原來是被忽略掉的雙手獲得了自由,他出奇不意搶下了男人手中的潤滑液,快速地將它澆淋在自己蓄勢待發的分身上。「唔嗯~」他手迫不及待地抓著分身擼動了起來,濕潤涼快的觸感讓他直發出舒服的呻吟。

在他身後的金鐘雲看得也無可奈何,其實他自己也忍了很久,下身勃發的堅硬直直地抵著懷裡人兒的後背,對方這麼一動又讓他更加慾火焚身了。

「寶貝…」他低喃,在開機後熟門熟路地點開了歷程記錄,一手趕緊停住變換著手法款待自己的戀人,嗓子被慾望逼得口乾舌燥。「看著前面,乖」他使壞地挺挺腰,堅挺的分身隔著衣物觸及那誘人的翹臀,「唔、寶貝好緊啊……」即使是隔了衣物,仍能感受到被裹住的緊緻臀部。

男人「唰」地撩起懷裡人的上衣,讓紅通通的果實暴露在微涼的空氣之中。「嗯、幹嘛,很冷、」被忽然停止動作的人不高興了,通紅的眼角還捎著淚水。

不顧懷裡人的抗議,男人指甲輕輕勾住嬌嫩的蓓蕾,觸電般的快感瀰漫厲旭全身,快要達到頂峰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這般撩撥,他高吟出聲,「哈嗯~」被男人及時捏住了下身才沒有立刻釋放出來。
「唔、快讓我射…」厲旭簡直要被滿溢而出的慾望給逼瘋,偏偏男人又不肯讓他釋放。他不滿地扭動身體,試圖拉高男人的慾望好讓他直接進入主題,明明兩手是自由的,但全身的敏感點都被男人給掌握住了,只能無力地把手往後伸拉扯男人腰間的皮帶。

「嘶~」被白嫩的雙手與其說是拉扯,倒不如說是撫摸著自己的腰間,是男人都快承受不住了,更何況是好一陣子沒吃到肉的金鐘雲。他強忍著慾望點開戀人方才更新的文章,以不輕不緩的力道擺動腰身,一下下讓堅硬的下身隔著褲子刺戳人兒的臀縫好緩解慾望。

「要做快做、別隔著褲子…嗯~」男人又壞心眼的摳了下不斷冒出濁液的頂端,隨後粗暴地抓起厲旭無力的手,被男人的手帶動著一起擼動瀕臨高潮的分身。「嗯啊──!!」厲旭悶哼出聲,一下子釋放了出來。
「寶貝來,念念看這個。」他輕聲撫慰著懷裡饜足的人兒,循循善誘。
金厲旭睜開迷濛的雙眼,慾望滿足後讓他動作帶點慵懶。他微啟薄唇,乖順地唸出螢幕上顯示的文字。
「唔…圭賢把手伸進了、唔,不要、晟敏的睡衣上衣,一雙大手控制住了兩朵粉嫩的蓓蕾。然後…哈~嗯,不、不要了…」濕潤的觸感由胸前傳來,男人帶著濁液的雙手竟然也跟著揉動胸前的乳蕾,嬌嫩的乳蕾被或輕或重的揉捏拉扯,快感一波波的帶來,連帶著方才宣洩過的下身也不安分了起來。

熟悉的男人笑聲又從耳邊傳來,讓厲旭羞憤地緊閉雙眼,他感覺到男人彈彈自己的下身流氓道:「寶貝真是的,光玩乳頭下面又興奮了?」一手捏起厲旭的下巴吻了一口香唇又道:「乖,繼續念下去會有更多獎勵的……」

淚光閃爍,饜足的淚仍掛在眼角,厲旭聽著男人的話猶豫了。現在正念著的文章接下來的劇情他是再清楚也不過了,腦袋裡香豔的畫面讓他蠢蠢欲動,但卻又礙於面子,讓他始終望著螢幕不敢說出口。
金鐘雲看著自家發愣的戀人,覺得對方兩眼睜得老大、小嘴微張的模樣實在是可愛得不得了,情不自禁對他的臉頰大力地吻了一口。

「呀!金鐘雲!!」金厲旭伸手擦擦滿臉的口水,回頭看他,卻被回:「沒辦法,誰叫寶貝發呆的樣子實在太美了。」說著還一副要再親一口的模樣。「夠了,不要再親了。」再親下去會留下痕跡的!他可不想明天化妝的時候被眾Cody和作家姊姊取笑。

男人聽了壞笑道:「嗯?只是不要再親?」被赤裸裸的眼神直直望著,厲旭不免有些心虛地別過頭,害羞地低聲說:「我、我念就是了嘛…」

「然後,晟敏不滿足地、嗯…自己拉高、呀、上衣衣襬道:『小、小賢,唔鐘雲哥,那裏好癢啊……』胸前的花蕾被惡意地、唔、用指甲夾住往外、嗯啊~疼、往外拉,晟、晟敏高吟出聲。唔嗯…不要捏、嗯哥…」被弄得興奮的厲旭不滿足地把胸口向前挺起,渴望更多的愛撫。

「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呢……」男人感嘆道,一邊轉動滑鼠滾輪一邊勾起壞笑,他低聲地誘導懷裡的戀人:「寶貝乖,把裡面的名字換成我們倆,嗯?」不待金厲旭點頭,他隨即照著上頭原本屬於圭賢的台詞念道:「小旭你講清楚是哪裡,不然我怎麼幫你止癢呢?」

「唔嗯…鐘雲哥」厲旭小聲喃喃,臉色潮紅不知所措地嗚咽著,「乳、乳頭好癢,嗚…」男人聽了話不多說站了起來,把癱軟的人兒安置好後,趴在人兒的胸前就是一個勁地把被摧殘過的嬌嫩乳朵含在嘴裡,寶貝似的慢慢吮吸,「哈嗯~」弄得身子敏感的厲旭又是一陣高吟。

「哈……嗯、還要~」悅耳的呻吟在耳邊徘徊,讓在美麗身軀上不斷耕耘的金鐘雲更加興奮。他強壓下慾望好讓自己不要一時衝動就直接進入主題,他還需要更多時間……更多時間來折騰眼前的人兒,不然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趴伏在胸前的男人兀地抬起頭來,放開嘴裡甜美的果實,瞇起獨具魅力的細長雙眼望著眼前的光景,曖昧的銀絲還懸掛在男人的唇和艷紅的果實之間。被一連串慾望弄得失神的厲旭睜開迷濛的雙眸,嘟起小嘴不滿地把男人的頭塞回胸前。然而被壓著頭的人也不吝嗇,重重地吻了口聳立的乳蕊。

「寶貝,還有哪裡想要的嗎?」笑著轉移陣地到厲旭再次興奮起來的分身,刻意每字每句把氣吐在那個敏感的地方,讓厲旭又是一下興奮的顫抖。

「唔……」厲旭聲音顫抖,纖細的手掌輕輕地壓下男人的頭讓他嘴唇碰到了那個脆弱的地方。「嗯…下、下面……呃啊!」

刻意點開剛才寫的小說要自己念,原以為這只是男人的惡趣味罷了,沒想到他真的照著劇本上的走,簡直就像是刻意在滿足自己的性幻想一樣……

男人溫熱的口腔包圍住感覺敏銳的下身,軟嫩的肉壁不斷吸吮著尖端的鈴口,讓厲旭差點就要這麼去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金鐘雲突然起身坐到床邊,又一把將自己抱在腿上。熟悉的體溫再次貼了上來,厲旭隱約聽見男人埋在自己的肩上小聲的喃喃:「哥快受不了了,我們兩個先一起去吧…」

隨後就感受到男人炙熱的分身緊貼自己的,那裏比口腔感覺還要熱還要燙…結果還沒等到男人開始,厲旭就先扭動起腰臀和男人的分身互相磨蹭。雖然知道眼前的人也是忍到了不行,但這時金鐘雲也不免跟著拋開理智。

「唔嗯~哥好燙…」平時倔到不行的小嘴此時卻意外地坦率,鐘雲發覺眼前被欲望吞噬的戀人簡直是生來折磨自己的,他情不自禁吻住那嫣紅的唇,直到兩人都宣洩出來……


「鐘雲哥……」厲旭全身脫力地攤在鐘雲身上,發出嬌吟的艷紅雙唇早被吻得腫了起來,而可愛的小臉也變得紅通通的,像顆紅蘋果。

「寶貝…」金鐘雲望著和自己同時達到高潮的戀人指正道:「要叫鐘雲。」 調整了下姿勢後又抱著厲旭讓他更貼近自己,問:「寶貝現在還可以嗎?」

「嗯,繼續吧…」

「呃、哈……」下身突然感到一陣冰涼,屁股被男人抬了起來露出了那個久未經人事的穴口,那個地方現在變得相當緊致,就連一根手指要進入都有點吃力。

「寶貝放鬆點…」

金鐘雲將手伸到厲旭的分身擼動,試著讓戀人的身體放鬆,「嗯……雲」

聽著對方喊著自己的名字撒嬌,金鐘雲動情地吻了吻他的眼睛說:「寶貝乖,哥現在開始不欺負你了。」

「那,你快、啊~」因為前面也被安撫的關係,後面的穴口慢慢放鬆了下來,讓鐘雲放進的指頭數又增加了。不過還是不能太操之過急,不然可是會傷到他的寶貝厲旭呢。不過早就發現他在忍的厲旭一把抓住那勃發的性器,熟練地搓揉起來,說:「嗯雲~快進來……」

看著懷裡的人兒發出魅惑的邀請,要再忍就不是君子而是真的不行了。他一口氣抽出手指,一下子進入到他盼望已久的小穴。

「嗯啊──!」甜蜜的嬌吟充斥著耳邊,讓衝動直接進入主題的鐘雲立刻緩了下來,「嗯……」他慢慢地擺動起腰身,等待那緊致的後穴適應自己。無奈兩人都還沒適應完全,懷裡的厲旭卻早就迫不及待地扭動腰身,挑逗道:「金鐘雲,你到底行不行啊!」

鐘雲輕嘆了口氣,讓人臥躺在軟綿綿的床上,吻上那張突然又開始倔強起來的小嘴,然後開始擺動腰身,讓身下的人兒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之中。

早晨──

「小旭,起床吃早──」一顆枕頭飛了過去,金鐘雲輕鬆躲過,走向床上的金厲旭。

「呀─我不是和你說要鬼畜攻嗎?」

「……」
無奈地閉上雙眼,聽著被自己抱在懷裡的人兒繼續叨念。唉,明明是這小笨蛋到最後一直和自己撒嬌的啊…叫他怎麼鬼畜得起來呢?

看來以後要做還是不要拿寫文當藉口好了,等下吃完飯後還有五千字要交呢……

 =================================================================================

 

好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其實發這篇的是老魚不是小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夜♥CLSD 的頭像
深夜♥CLSD

深夜CLSDWWW

深夜♥CL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