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兔賽跑的故事大家都有聽過吧?
  
  四隻腿短短又揹著厚重殼的烏龜竟然打敗了彈跳力十足一躍千米的兔子,贏得了兔子們向來引以為傲的動物馬拉松競賽冠軍,這讓兔子們情何以堪呢?於是仇恨因此而生...
  
  兔子們一直故作高傲的等著烏龜們上門再次挑戰,不過忠厚老實的烏龜們再也沒提出任何的挑戰,面子盡失的兔子們也拉不下臉要求敗度復活戰,就這樣兩方僵持了近千年...
  
  不過近百年來,兔子烏龜們的種族旁系越來越繁多,慢慢的越來越多兔子烏龜早已經看開,祖先們的仇恨都過了千年了,身為新世代的兔子烏龜何必那麼迂腐的遵照傳統?
  
  烏龜們雖然四肢短短,但是他們老實又相當的有智慧,常常幫忙兔子們解決問題;兔子們雖然高傲,但四肢發達的他們常常幫烏龜到比較遠的地方辦事。
  
  兩族仇恨早已冰釋,相親相愛的相處一塊,而當年比賽的烏龜兔子嫡系後代─曹姓烏龜和李氏兔子,比鄰的兩家子其實也相親相愛的一起過生活...包括個性迥異的曹GAME龜和李甜兔。
  
  或許是基因突變吧,曹家小寶貝曹GAME龜竟然一反家族特質,別看他總是面帶笑容天真可愛的樣子,他那顆心啊黑的都快冒黑煙了,從小到大的專長興趣都是玩GAME和逗隔壁家的兔子。
  
  而隔壁李家小甜娃李甜兔也是個基因突變,身為兔子最喜歡的食物不是紅蘿蔔而是南瓜,一點都不高傲,反而傻裡傻氣的成天甜笑著,但是只要有人動了他珍藏的甜南瓜,馬上化身為暴力兔,用他最擅長的雙節棍替他的南瓜報仇。
  
  
  
  ***
  
  『嗚嗚嗚...』小甜兔的耳朵垂了下來,紅通通的眼睛難過的掉下一顆顆淚珠,媽媽早上才新買的南瓜竟然不見了,他剛剛明明把它好好的放在桌子上啊,怎麼一個不注意就不見了。
  
  『呀!兔子,再哭你的眼睛就瞎了!』小GAME龜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還是拍拍小甜兔的背安慰著,小小的的嘟嚷:『不過是顆破南瓜嘛...』
  
  聽到小GAME龜這麼說,小甜兔哭的更大聲了,讓混世小魔王GAME龜也有點不知所措起來,但絕對不是罪惡感,誰叫小甜兔一早都抱著那顆南瓜理不理他,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把南瓜藏起來說。
  
  『好啦,南瓜沒了再買就好啊,你眼睛哭瞎了可是沒兔子願意挖他們的眼睛出來救你的。』
  
  小甜兔嚇的停止嚎啕大哭,瞪大紅通通的雙眼,小聲啜泣。
  
  『來啦,這南瓜餅給你吃。』小GAME龜從懷裡掏出一袋餅乾遞給小甜兔。
  
  小甜兔接過餅乾,打開取出一塊,咬了一口,瞬間停止哭泣,雙眼發亮的看著小GAME龜:『這是你做的?』這餅乾好有媽媽的味道...
  
  『當然是...』跟你媽媽拿的,後面那句當然沒說出來,身為新一代腹黑新星,小GAME龜當然是要讓這隻傻兔子對他感動的痛哭流涕。
  
  『小GAME龜好棒。』是沒痛哭流涕啦,但是小甜兔在小GAME龜的小臉頰上啾了一口,一掃憂鬱,提著那袋餅乾一蹦一跳的走了。
  
  小GAME龜摸摸剛剛被親的地方,腐笑,反正目的有達到就好。
  
  
  GAME龜悠悠醒來,剛剛夢見了小時候的事情了啊,小時候的小甜兔是如此天真可愛啊,雖然把南瓜放第一位,但沒事還是喜歡找他玩,那時他起碼還是個第二順位,哪像現在...第一位雖然還是南瓜,但是第二順位反而變成他的同班同學─一隻會露牙齦笑的猴子,他曹GAME龜不知道排到哪去了,這可不行啊...
  
  不!絕對不行,曹GAME龜拍桌而起,計畫必須提早實行,他要讓李甜兔的眼睛裡只有他曹GAME龜!
  
  ***
  
  
  「唉...」
  
  大清早的李甜兔在趴在桌子上唉聲歎氣的,成功引起向來少根筋的同桌李猴子的注意,戳戳李甜兔好奇問:「怎麼了啊?第一次看見你這樣。」
  
  「GAME龜最近都不理我...」說完又是一口大嘆息。
  
  「為什麼?難道是最近我一直找你和我去海邊找小魚兒玩沒帶上他,所以他生氣了?」李猴子抓耳撓腮,「不過是他自己說不去的耶!」
  
  「不,應該不是這個原因,我認識的GAME龜才不會這麼小氣!」
  
  事實上他就是這麼小氣,全世界只有你不知道!李猴子看到李甜兔這麼信誓旦旦的樣子,賞了對大白眼給無辜的天花板無力吐槽李甜兔,「不然你說說是為什麼?」
  
  「我想應該是...」小甜兔摸摸下巴,突然話鋒一轉反問李猴子:「你聽說過『龜兔賽跑』這個故事嗎?」
  
  李猴子當然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我還知道當年賽跑的就是你祖先和曹GAME龜的祖先哩!拜託,這個村子裡誰不知道啊!」
  
  李甜兔幽幽嘆了一口氣說:「近年伊索寓言委員會為了保護動物界重要的文化資產,每年都會選一個故事舉辦文化節,並邀請當年主角的後代子孫來重新演繹當年的故事情況,今年輪到了龜兔賽跑。」
  
  「哦~不過是表演一下嘛,你們兩族都和好幾百年了,難道會因為這一跑又分裂冷戰嗎?」
  
  「是不會啦...但是小GAME龜總是窩在家裡打GAME,體力不太好,前陣子感冒也還沒好個完全,兩公里對我們來說是小CASE,但是對他來說可是相當遙遠的距離啊...」李甜兔擔心的說。
  
  李猴子遠目,兩公里不就剛好是從曹GAME龜家到學校的來回距離是多遠啦!他玩GAME睡過頭,上課前十分鐘才起床都可以準時到學校了,這距離會是多遠啦!李猴子放棄和李甜兔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溝通,轉個方向問:「文化節什麼時候?」
  
  「小GAME龜生日當天。」
  
  「...為什麼?!」
  
  「慶祝烏龜在一千年後再次跑贏兔子和慶祝小GAME龜成年生日,雙喜臨門。」李甜兔甜甜地笑了,「這可是我向伊索寓言委員會提議的呦~」
  
  「...」如果我是你祖先,我絕對會從墳裡爬出來打死你這個不孝子孫!李猴子還是決定遠離李甜兔去找他小魚兒玩耍去。
  
  ***
  
  
  曹GAME龜消失了整整一星期。
  
  李甜兔去敲了隔壁家門,得到的回應是曹媽媽無奈的搖搖頭,遞給李甜兔一張曹GAME龜留下來的紙條:『不要找我,我去整理心情,文化節當天會回來的。』
  
  李甜兔發了卡卡歐給曹GAME龜,以往都會一秒回傳的訊息居然都沒讀,這讓李甜兔心情感到非常低落,曹GAME龜從來沒有一天不理他的,更別說是丟下他獨自到外地旅行。
  
  曹GAME龜一天沒回來,李甜兔的心情一天比一天還要低氣壓,同桌的李猴子都不敢找他一起去海邊找李魚兒玩,就連以往他總是抱在懷裡的南瓜都被拋棄在房間角落。
  
  
  時間來到了文化節,也就是曹GAME龜生日的前一天。
  
  雖然說曹GAME龜的消失讓李甜兔感到前所未有的低落,但他還是決定親手做一份禮物明天送給曹GAME龜。
  
  至於是什麼禮物...李甜兔歪頭思考著,打從出生到現在的觀察,曹GAME龜最喜歡的就是打GAME,只是他玩的GAME他總是在出版當天就買了,好像沒有什麼GAME是他所沒有的...
  
  左思右想,最後李甜兔決定親手做他自己最喜歡的南瓜餅給曹GAME龜。
  
  下好決定後,李甜兔二話不說的動身,先向媽媽請教了南瓜餅的做法,上街買齊了所有材料,回到家把所有器具都拿了出來,開始動工!
  
  不熟練的把南瓜燜熟壓成泥,把麵粉篩進南瓜泥中,篩著篩著還篩到自己臉上都是麵粉,加水攪拌不小心太過用力噴的桌上都是,攪啊攪的手都酸了終於麵粉和南瓜泥慢慢的混合再一起成為
  
  麵糰,把麵糰從大鋼碗裡取出,換用雙手揉壓,用擀麵棍擀平,拿出特定新買的小烏龜模型壓出一個個小烏龜造型,拿出筷子幫小烏龜們點上眼睛後把小南瓜烏龜整齊排列在烤盤上,最後送進烤箱裡。
  
  二、三十分鐘過後,烤箱叮了一聲,李甜兔立馬衝上去打開烤箱,整個廚房裡瞬間充滿了南瓜餅的香甜味道,興奮的摸向烤盤,忘記戴手套的他狠狠地被燙了手指,急忙忙地衝到洗碗槽開水龍頭沖傷口,確定傷口不會燙了先跑出去包紮傷口,老實的戴上手套取出烤盤,看著烤盤上一個個微焦的棕黃色小烏龜,滿腦子都是明天曹GAME龜吃到這些南瓜餅開心的樣子,一掃這星期的憂鬱,打從心底笑彎了雙眼。
  
  一個早上就這麼過去了,李甜兔把放涼了的小南瓜烏龜們裝進精緻的小袋子裡,最後當然還要收拾善後,把用剩的材料打包放進冰箱裡,把器具洗乾淨放回原位,卻獨獨找不到用過的擀麵棍。
  
  李甜兔把廚房每個角落都仔細地翻了一遍,找不到就是找不到,他著急地紅了眼眶,那隻擀麵棍可是他過世的爺爺生前為了喜歡吃南瓜餅的孫子,專程請朋友用深山千年檜木打造而成,上面還刻著「FOR BABY MIN」,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擀麵棍啊!那支擀麵棍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怎麼會突然憑空消失啦!
  
  李甜兔無助的四處張望,突然在冰箱門上看見了一張黃色便條紙,剛剛分明沒有的,好奇地走過去一看,便條紙上面寫著:「找不到擀麵棍對不對?嘿嘿嘿被我偷走了,想要找回你的擀麵棍,就到村子外的欸撲湖來吧!」
  
  摁...這字體好像在哪裡看過...但是終於知道了擀麵棍去向的李甜兔沒有多想,趕緊出門到了村子外邊的欸撲湖。
  
  
  李甜兔在欸撲湖四周到處尋找,還是找不到擀麵棍或是偷走擀麵棍的小偷身影。
  
  突然欸撲湖傳來水聲,李甜兔看著湖面起了一圈一圈漣漪,有個身影從漣漪的最中間冒出水面,是一隻帶著兔子面具的人魚,李甜兔覺得這隻人魚給他很莫名的熟悉感。
  
  人魚清了清喉嚨,彆扭的尖著嗓子問:「李甜兔XI,請問你不見的是這支金擀麵棍...」人魚的右手從水裡拿出一支金色擀麵棍,「還是這支銀擀麵棍?」
  
  李甜兔真的覺得這情節異常的熟悉...到底是在哪裡聽過類似的節情呢...啊!想起來了!是那個教我們要誠實的寓言故事!
  
  「李甜兔XI麻煩你趕快回答好嗎?這兩支擀麵棍真的很重!」人魚大吼,舉著兩支擀麵棍的雙手瑟瑟顫抖。
  
  「喔好。」李甜兔這才拉回不知道飄到哪的思緒,認真誠實的回答人魚的問題:「這兩支都不是,我不見的擀麵棍是用檜木做成的,上面還刻著『FOR BABY MIN』。」
  
  人魚如釋負重般得扔掉兩支金銀擀麵棍,又再一次問了:「好的,那李甜兔XI,請問你不見的是這支上面刻著『FOR BABY MIN』...」右手從水裡拿出一支擀麵棍,正是李甜兔不見的那支擀麵棍,李甜兔一看見擀麵棍,雙眼都變亮了,急忙地說:「對!就是這支擀麵棍,可以請你趕快還我嗎?」
  
  「李甜兔XI不要心急,還有呢...」人魚拒絕了李甜兔的請求,左手艱辛的從水底撈出...好久不見的曹GAME龜!
  
  「這小子還真沉...」人魚咬牙切齒低語,原本閉起雙眼的曹GAME龜偷偷半張雙眼,用他招牌蟲子眼瞪了人魚,人魚回予曹GAME龜一對大白眼,扭頭對上愣住的李甜兔立馬換上親切可人的笑容問:「還是這隻曹GAME龜呢?只能選一個,李甜兔XI可要好好思考呦~我獨自在欸撲湖底生活可是很孤單的,你選了曹GAME龜,擀麵棍正好讓我帶回去做海鮮甜餅,反之選了擀麵棍,這隻曹GAME我就帶回家陪我玩GAME,反正不管你選哪一個,你就會永、遠、失、去、另、外、一、個、呦。」
  
  這下子李甜兔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選了曹GAME龜就表示爺爺送給他的獨一無二擀麵棍就屬於別人的了,但是選了擀麵棍就表示自己再也見不到小GAME龜...那個總是喜歡把他的南瓜藏起來的小GAME龜...那個總是喜歡捉弄自己的小GAME龜...那個雖然常常宅在家裡,但卻會陪他出去玩的小GAME龜...那個他傷心難過開心快樂時總是在他身邊的曹GAME龜...那個嘴巴很壞,卻對他很好的小GAME龜...那個...他很喜歡的小GAME龜...
  
  「嗯哼,拜託你快點選好嗎!!!!這隻臭烏龜真的超級重的耶!!!!」人魚崩潰失控地大吼:「你再不回答我兩個都拿去燒掉!!」
  
  「安堆!!!我這就回答!」李甜兔堅定地說:「我選曹GAME龜!爺爺其實還送過我很多東西,我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回憶爺爺,但是曹GAME龜只有一個!雖然他總是喜歡欺負我捉弄我,嘴巴又很壞,但是他真的對我很好...」說到這裡李甜兔忍不住臉紅了,「而且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他...就像李猴子喜歡李魚兒那種喜歡...」
  
  人魚聽完臉一紅,把曹GAME龜和擀麵棍都扔上了湖岸,丟下一句:「你很誠實所以兩樣東西都還給你」後便迅速的沒入水面。
  
  李甜兔趕緊跑到曹GAME龜身邊,扶起他,緊張的問:「小GAME龜你有沒有怎樣?」
  
  「兔兔我沒事...」曹GAME龜被李魚兒那樣一扔,落地的屁股疼得不得了,但想到他心愛的李甜兔剛剛所說的話和現在這麼緊張他的表情,這點疼痛算什麼!
  
  「兔兔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嗯...」李甜兔臉紅的點點頭,但是想到曹GAME龜這星期的不辭而別,面色一轉為泫然欲泣的表情問:「不過龜龜你應該不喜歡我吧...」
  
  「才不是!兔兔我也很喜歡你!」曹GAME龜反抱住李甜兔,說:「兔兔我離開這幾天就是要想著文化節後怎麼跟你告白!」
  
  「你在家就可以想,為什麼還要離開?」李甜兔掙脫曹GAME龜懷抱,表示他不相信。
  
  「因為距離你太近,我滿腦子都是你的身影,讓我無法思考其他事情。」曹GAME龜深情款款地說,李甜兔就這樣迷失在曹GAME龜的深情眼神海中。
  
  通常故事到這時候,就是兩位主角的頭慢慢靠近...逐漸貼近...
  
  而我們故事的兩位主角─曹GAME龜和李甜兔的確也照著這樣的劇情走,雙唇逐漸貼近...30CM...30MM...0.3MM...李甜兔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打破了這美好的氛圍,兩隻如被雷打到般迅速分開,李甜兔尷尬地接起手機,是李媽媽,劈頭就說:『都幾點了還不回家,明天要文化節演出還不早點回來休息!』
  
  「內,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快到了...」李甜兔掛斷了電話,結結巴巴的對曹GAME龜說:「內...內個...明天文化節...媽媽說...回家...」
  
  曹GAME龜瞭然的點點頭,反正兔子都追到了不急於這時候親,他們還有未來很多日子,牽起李甜兔的小手手,回家。
  
  
  直到看不見龜兔的背影,一個身影才從一旁的草叢裡竄出,跑到湖邊,對著湖面喊:「魚兒魚兒,你看大家都知道我喜歡你了,你不要不相信我了啦!」
  
  沒反應,李猴子不死心的繼續對著湖面重複吼著:「魚兒魚兒撒啷黑~」
  
  「知道了啦!」脫下面具的人魚浮出水面,好看的面容紅撲撲,「帶我回家吧!」
  
  李猴子邊把人魚抱出水面,邊說:「回我家嗎?」
  
  「死猴子找死!」被公主抱著人魚賞了不輕的一拳在猴子胸口,「回我家!海邊!」
  
  「回你家也好喔!我今天有自備氧氣筒喔!」
  
  「死猴子去死!」
  
  一猴一魚的身影也逐漸遙遠。
  
  ***
  
  
  時間來到了文化節,也就是曹GAME龜生日當天。
  
  街道被畫上了起跑線,兩公里遠處也拉起了終點線,所有的動物居民都集合到了賽道兩邊,歡聲雷動的慶祝文化節。
  
  由於今年是馬年,文化節請來動物界知名的帥哥馬喜旺擔任文化季的主持人。
  
  「現在讓我們來歡迎今天的主角─曹GAME龜和李甜兔到起跑線上!」馬喜旺主持人熱血沸騰的用大聲公說著,少不了的還是他著名的手勢動作。
  
  曹GAME龜和李甜兔並肩站到起跑線前。
  
  「預備─」
  
  曹GAME龜和李甜兔牽起了手。
  
  「開始!」
  
  哨聲一響,民眾響不絕於耳的此起彼落加油聲,而兩位主角卻事不關己的牽手,步調一致、呼吸節奏一致、心跳一致的並肩走向終點線。
  
  
  所謂愛情並不是你追我我追你,不是你愛我多還是我愛你多。
  
  而是兩人一起攜手走向世界的盡頭,直到生命的終點。
  
  龜兔不賽跑。
  
  那要做什麼?
  
  曬、恩、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夜♥CLSD 的頭像
深夜♥CLSD

深夜CLSDWWW

深夜♥CL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