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住這?」站在門口不遠處,李赫宰對前方正在拿鑰匙的李東海問道。

  「不,這只是我常住的小旅館。我家在城的另一邊,離這裡有點遠,所以我在附近待晚了就會住在這。」微微的眩暈感席捲全身,他今天的確不小心喝多了,連開門都笨拙地弄了半天。

  「嗯」李赫宰點點頭,見他還沒開門進屋,向前走了一點,站在李東海身後堪堪一步的距離,「打不開?」

  李東海沒有回應,只是埋頭換著方向轉鑰匙。這個小旅館是有些舊的老房子,門鎖也舊,但勝在環境清雅、布置用心。他其實也沒那麼常來,只是這幾天為了工作暫住而已,他就是下意識地不想帶李赫宰到他現在住的地方。

  李赫宰見他如此模樣,推想他酒勁上來了,便嘆了口氣,動作自然地上前握住李東海的手,傾身將鎖轉開,又幫他開了門,「不會喝還灌了那麼多杯…」

  親暱自然的責怪語氣無意識地脫口而出,兩個人都愣了,尷尬的沉默瞬時瀰漫了四周。

  「你還可以吧?」過了一會,李赫宰開口問道。

  「嗯,沒事,我一個人習慣了。」李東海感到李赫宰與自己離得極近,像從背後被擁抱著一樣,暖熱的氣息源源不絕地從男人胸膛上傳過來。他抽回了手,被李赫宰握過的地方似有熱流流過,隱隱發燙。

  李赫宰這才發現自己不經思考下順手做了什麼,方才退了兩步,緩解兩人近乎相擁的親密姿態。

  「好,那我先走了。」李赫宰懊惱地想著自己今日也喝了不少,為避免又做出些出格的舉動,他有些尷尬地告辭,見李東海不答,也就轉身準備離去。

  李東海聽見他的腳步聲,停下動作,轉身看著李赫宰正要離開的背影。

  就像陌生人一樣。

  他們明明曾經那麼貼近,明明如此熟悉,可是現在怎麼就像兩個陌生人一樣?

  今晚在橋上意料之外的偶遇後,他努力地維持平靜的表象,平淡自然又有些疏離的客氣,完美地隱藏了他內心的想法,讓即使重聚且又稍微閒聊的兩人依然維持在近乎無交集的情況。

  明明這樣的結果就是他想要的,可是在李赫宰真的要離開之時,他的一切偽裝卻被後悔侵蝕得土崩瓦解。

  這五年來,他是怎麼一個人熬過來的?分開後的每一天,思念侵入骨髓,那樣孤身一人的寒冷總讓他在夜晚輾轉難眠。

  可是現在,在他幾乎要放棄一切而努力將所有回憶遺忘之時,奇蹟似地又見到李赫宰…可他居然要走?竟然就這樣走了?

  李東海腦中片片思緒逐漸消散,而後又凝結成一股聲音。

  留下他!留下他!

  心底的聲音不斷叫囂、壯大,他知道這次見面之後他們大概也沒機會再見了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留住李赫宰,不管他會不會用冰冷的眼神推開自己,不管他的冷漠是不是會再加上厭惡,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李東海心一狠,伸手拉住男人的衣角,行動受阻的李赫宰有些驚訝地回頭,李東海卻不發一語,直接上前吻住他。

  被震驚的李赫宰僵硬著,任由李東海濕軟的舌劃過他下唇,又勢不可擋地進入了他口腔,勾起他的舌開始翻攪。

  「唔…」

  瀰漫著酒味的吻刺激著神經,唇舌間相渡的氣息醉了感官,男人慣於掠奪的天性以簡單而又粗暴的方式展現,卻能輕易地勾起慾望。

  李赫宰僵了一會後才反應過來,忍不住摟上他的腰,兩人熱吻著跌跌撞撞地進門,連李東海何時將門上鎖都不知道,直到膝蓋碰到床緣,跌坐在床上,李東海的手開始解他外套時才回神。

  「東海東海!你醉了」一點也不像是李東海會做的事。他思緒紊亂,卻開始試著推開他。

  李東海充耳未聞,李赫宰愈是推拒,他就用愈大的力氣拉扯他的衣服。兩人拉拉扯扯當中,李東海的身體不停地蹭到男人的敏感部位,喘氣聲也順著溫熱的氣體拂過李赫宰的耳邊。

  面對這樣的攻勢,李赫宰終於招架不住。他方才也喝了不少,酒精大大地催化了他的渴望,況且數年來牽掛在心上的、最愛的人求歡,他怎麼可能忍得住?

  李東海身上那熟悉的香氣縈繞在鼻間,使他更加激動,李赫宰一反起初的抗拒姿態,開始瘋狂地回應,甚至反過來激烈索求。

  見李赫宰終於不再推拒,李東海原本強勢的攻勢弱了下來,漸漸持平,一邊配合著李赫宰的動作,一邊解開男人身上的衣物,然後又慢慢轉變為順從。

  他無意與他爭。

  他只有這麼短暫的一夜,不該浪費在爭奪主導權上。他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敞開的身體才能換來李赫宰的停留,所以即便不習慣,也盡量放鬆了身體讓他掌控自己的所有感官。

  他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

  兩人身上的衣物快速地解除、剝落,而後赤裸火熱的軀體交纏在一起。李赫宰的唇舌開始遍及他身體的每一吋,舔吻過的地方都似有電流竄過,快感席捲而來。

  與男人交歡,兩人都是第一次,雖然大概知道該怎麼做,但是對於情事模模糊糊,再加上酒精作祟,催得他們急迫又理智全無。

  李赫宰的手急於探索李東海身後緊閉的入口,可是未經人事之處乾澀得讓他每進行一點又止步,忍出了一身的汗,緊繃的慾望脹得發疼。

  「直接…沒關係。」李東海的手環上男人的肩胛,無視身後的刺痛,情動的他什麼也不管不顧。

  「不行,」李赫宰粗喘著氣,一邊吮吻李東海已有些紅腫的唇,一邊啞聲呢喃著,「再等等、等等…」他稍微起身,試圖在床邊櫃子的抽屜尋找東西。

  幸好這裡是旅館,還配備了一些…必要的用品。李赫宰拿出了潤滑劑與套子,倒了不少的量在手心,待它稍微溫熱了些後才再度探入李東海裡面。

他還是怕傷了李東海,在勃發的慾望邊緣耐心等待李東海的適應,雖然動作不至於粗暴,但依然稱不上細緻。好不容易李東海的嘴裡漸漸吐出模糊的嗚咽,他緊皺的眉頭才鬆了一些。

「進…進來…」有了潤滑,下身不再那麼刺痛,但痠麻奇異的感覺讓他有點不知所措,只想用實際的溫度快點確認李赫宰在他身邊。

「可以嗎?」李赫宰戴上套子,硬挺的慾望抵在入口處。

「嗯…快…」他點點頭,摟緊男人脖頸,感受他一吋一吋進入自己身體,終至完全結合。

  疼,很疼。

  可是一切都抵不過心裡的歡欣雀躍。他迷戀的、熟悉又陌生的溫度籠罩著他,如過往的擁抱一樣將他環繞。可是這次,更加炙熱的溫度深入骨髓,似乎能將他灼傷。

  男人開始了擺動的節奏,他拋除所有思緒,沉迷於李赫宰帶來的感官歡愉。

  讓心也一起沉淪。

[TBC]

=============================================

因為要封肉轉清水,這次就微H帶過了
反正他倆在倫敦有多火熱大家都知道,不需要讓我錦上添花
~ (︿)

然後這坑不長,基本上頂多再兩三章就會結束,畢竟只是賀文

By 墨以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夜♥CLSD 的頭像
深夜♥CLSD

深夜CLSDWWW

深夜♥CL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