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赫海單獨到日本進行D&E活動的日子,李赫宰為了準備一些接受採訪時的應答,故早早就起床梳洗了。原本以為得去挖李東海起床的,卻不想他踏出浴室後就看見那人已經梳洗完畢,正在翻他的衣櫃。

他搖了搖頭,回來再整理吧。

可待李赫宰準備完所有東西之後回頭一看,發現時間已是臨出門前,李東海依然在鏡子前面比劃著衣服,似乎難以抉擇的樣子。

他緩緩走近,在鏡中看見他的李東海轉了身,提著兩件衣服問他哪件好。李赫宰定睛一看,兩件都是白色的,一件在袖口上有黑色條紋,是他的;另一件則是鑲著拉鍊裝飾,從腰際一直延伸到背後最後大大地交叉,是他買給李東海的。

李赫宰微微挑眉,替他選了有拉鍊的那件,而自己則是接過另一件衣服,脫下背心就往身上套。李東海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也隨即換下衣服,轉身照著鏡子將身上的衣物整理好。

李赫宰又盯著他看了一會,似乎和平常沒什麼兩樣。詢問他人意見是很正常沒錯,但他只是覺得有些奇怪,李東海的品味一向不錯,決斷力也高,近幾年基本上很少問他,更別說是站在鏡子前猶豫老半天,怎麼今日突然要他幫忙挑了?不過一想到現在李東海身上穿的那件衣服是自己送的,也就笑了笑不想了。那件衣服可是…. 呵呵,忙了那麼多天,該是放鬆一下的時候了。

提起兩人的包,確認了護照、錢包等重要物件都在裡面後,李赫宰拎著黑襯衫外套就喊了李東海出門,兩人便隨著剛進屋的經紀人出門了。

因為七輯忙了許多天,終於又是他們兩人的單獨行程,李東海顯得特別開心,一路上都和李赫宰笑笑鬧鬧地,進了機場還幾次整個人都掛到了他身上,直到身邊的人多了起來,才安分下來走在李赫宰旁邊,不時向飯們揮揮手。

其實一路上,李東海偷瞄了李赫宰好幾眼,他這次的新造型染了有些偏白的淡紫色,亮髮色襯上黑色的外衣,極大的反差讓李赫宰隱隱透出神秘而性感的味道,髮梢上的紫色微微帶著迷幻氣息,眩得他有些暈,讓他忍不住看了又看,越覺得這樣的李赫宰性感得要命。

所以只能佯裝無事、只能繼續笑著,然後不安生地玩鬧,試圖掩蓋自己在這麼多年來毫無長進、依然不太爭氣的心跳聲。

*************

日本一向是赫海的蜜月聖地──飯們是這樣說的。
李東海雖然不這樣認為,但是這樣又大又豪華的房間的確像是在蜜月沒錯。

他一打開房門,眼睛才掃視房間一圈,就滿意得不得了,於是高興地放下背包,走到那一大片落地窗前欣賞夜景。像是熟知他的心思,開門後敞亮的房間一下子暗了下來,只留了幾盞微微的燈,昏暗的光線更方便他看夜景,也瞬時形成了浪漫氣氛。隨後一個熟悉的體溫從背後將他包圍,他並沒有回頭,只是放鬆了身體靠在那人身上。

其實並不是什麼蜜不蜜月的,只是他們在日本的行程不這麼緊湊,空檔時間可以在異國逛逛,就像放了小小的假一樣。但更重要的是,在日本的行程只有他們兩個,他們隨時隨地都能正大光明地在一起,沒有別人、不用避嫌、更不用找盡各種理由,所以才那麼開心…說來說去也不過是這麼簡單的原因罷了。

可是不一會,原本環在李東海腰上的手漸漸變得不太安分,開始試圖掀起他略寬的白上衣往裡面鑽去,打破了原本寧靜而溫馨的氛圍。

「呀!李赫宰!」李東海拍了下那隻不規矩的手,雖說是單獨相處,行程也不似正規宣傳期那樣緊湊,但他們到日本還是為了工作,而不是讓他隨心所欲地亂來。

「回你的房間去。」見怎麼樣都拍不掉李赫宰的手,李東海開始趕人。

「你不知道嗎?我們兩個同一間房啊。」李赫宰低低笑著,胸膛的微微震動從緊貼的背上傳了過來,隨著低語而噴灑在他耳邊的熱氣,熟悉的酥麻感。

「…為什麼?」他總是無法抗拒這樣的誘惑,打起精神問道。

「我跟經紀人哥說要大一點的房間睡起來比較舒服,所以就退了我們原本那兩間小的,換到這一間來….還有,你不知道嗎?你穿這件白上衣就是在勾引我…」李赫宰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輕輕啄吻他露出來的脖頸,雙手也輕輕地在他身上游移,若有似無的親吻與撫摸,恰好勾起李東海所有的慾望,不知道下一個吻何時會落下,就連心都收縮著麻癢了起來。

「…為什麼?」身體早已經習慣了情慾,自然而然地享受著熟悉的調情,李東海強忍著問他,「你也穿白色的衣服啊…」而且都是從李赫宰衣櫃翻出來的。

李赫宰又笑了,他沒有回答,只是從背後摟著李東海,刻意緩緩拉開他腰間的拉鍊直到背上,那件設計感十足卻又暗藏玄機的白上衣就這樣隨著交叉的拉鍊大片地敞開,而拉鍊被拉開的金屬聲迴響在大又安靜的房間裡,清晰而又色情,暗示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惹得李東海渾身發熱,有些僵硬著抵抗的身體逐漸軟化下來,卻不住興奮地微微顫抖著。

感受到李東海身體的變化,李赫宰更是變本加厲,微微加重了力道在李東海背上吮吻著,一手揉捏他胸前敏感的突起,另一手則是解開了李東海的褲頭。他如此喜愛這項「運動」並不只是因為進入後的瘋狂,還包括了看著愛人的抵抗在自己的攻勢下總是維持不久,每次很快地丟盔棄甲的樣子,讓骨子裡帶有濃濃佔有慾與些許大男人主義的他很是享受。

打開原本就帶在身上的潤滑劑,李赫宰駕輕就熟地套弄著李東海輕易被他勾起的慾望,並開始做進入前的準備,卻不急著褪下李東海的衣物,只是解開了自己的褲頭,讓繃緊的昂揚解放,輕輕在李東海臀瓣磨蹭著。

「唔…會…會被看到….」前後都被掌控的李東海完全失去掙扎的力氣,只是邊喘著氣邊啞聲說著,至少要回床上吧。

「不會,我們的樓層很高,周圍沒有其他大樓…」李赫宰安撫著他,抽出了潤滑的手指,忍了許久的慾望緩緩進入暖熱濕潤的地方,卻並不急著猛攻,而是深深淺淺地抽插,不快不慢。

落地窗上淺淺倒映著兩人的交纏的身影,而底下車水馬龍,高高低低的大樓亮著不一樣顏色的燈光,渲出一片美麗夜景。乾淨的玻璃窗就著微光映出身後的李赫宰,模模糊糊的身影讓黑夜襯著,那頭淡紫色的髮卻依然明顯,那隱忍的汗、壓低的聲線,李東海覺得李赫宰才是屬於黑夜,性感危險,卻讓人忍不住深陷。

昏暗的燈光讓巨大落地窗上的倒影不十分清楚,反倒是窗外景緻清晰的映入眼簾,兩人的衣服還穩妥地穿在身上,只是背上被啃咬而傳來的點點酥麻,以及下身黏膩火燙的感受提醒著他,他們正在做什麼瘋狂的事。即便李赫宰已經告訴他不會有人瞧見,但羞恥感依然讓他受到極大的刺激,雖然不是快速又猛烈的節奏,但黏膩水聲與喘息聲充斥在耳邊,居然是比激烈的律動還要刺激,讓他忍不住放聲呻吟著。

「啊嗯….唔….啊啊……」

李赫宰也被李東海難得的放開給刺激了,忍不住打破今日的小惡趣味,加快了進出的速度,一下一下都用力頂撞到懷中那人敏感的地方。不久後,李東海開始微微痙攣收縮,看著自己高挺的慾望在原本乾淨的玻璃窗上留下一些黏膩的半透明白痕,無聲的淫靡,卻又無力阻止,身體還虛弱著享受高潮的餘韻,卻已經開始渴求抱著自己、還沒解放的那人再快一點。

李赫宰感受著李東海的收縮,強忍住想射出的慾望,再頂弄了一會,便抽出又脹大的火熱,抱起李東海,一邊剝除兩人的衣物隨手扔下,一邊往那張柔軟又寬大的床走去,展開新一輪的攻勢….

*************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東海在李赫宰懷裡緩緩睜開迷濛的眼睛,感受到身上沒有絲毫黏膩感,而摟著他的那人睡得正沉。

他做完就睡了過去,虧得李赫宰還記得幫他清理。他看著他的側臉,愛極了他刀刻般的下頷線,愛極了他毫無防備的樣子,愛極了李赫宰的真實模樣。

李東海又抬眼,瞅了瞅那件被扔到房間老遠角落的白上衣,略有深意地笑了,赫宰的衣服,他一向喜歡,可”赫宰送給他的衣服”….

他更喜歡。

不過下回可不能這樣玩了,年紀漸長,七輯行程又正式開跑,可比不得年輕時那樣可以胡來。李東海翻了個身,在李赫宰懷裡找個舒適的位置,又睡了過去,安穩香甜…

…..如果忽視全身上下散架似的痠疼感的話。


【End】

 

--------------------------------------------------------------------------------

 

好不容易回台灣了,一開始就來個七輯賀文
雖然不怎麼卡,幾乎是一天半的時間就解決了,但還是消耗無數腦力啊...
若有語句不順的地方大家就湊合著看吧 (汗

By 墨以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夜♥CLSD 的頭像
深夜♥CLSD

深夜CLSDWWW

深夜♥CL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