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旭] 人生百態─便利商店之颱風夜 (H)

 

「轟隆隆!」

片的玻璃落地窗禁不住外面颳得呼呼作響的強風,不停地發出聲響,外頭的樹也隨風被凹折成奇怪的形狀,加上傾盆而下的暴雨,一直發出瀕臨斷裂的聲音,就連彎彎曲曲的枝枒黑影也格外顯得嚇人。

聲音不停傳入耳邊,金厲旭不禁往被窩裏面再縮一點,陌生的環境讓他很難安心入眠。

這不是他的房間。
他怎麼會躺在這張床上?其實到現在他都有點茫然。


今天他又值大夜班,臨出門時雨雖然有點大,但還不至於暴雨,他也就咬著牙出門上班了。但是交班之後,沒有半個客人上門,就連雨也越下越大,金厲旭一個人坐在櫃檯,單手支著下額,思緒有些飄散。

很久沒看到店長了。
之前店長時常來幫忙凌晨的補貨,可往往都是提早了時間來,所以大夜班幾乎有大半時間都是在與店長聊天之間度過的。但最近連續值了幾次大夜班,店長都沒有出現,就連問了其他同事,也都說沒看見店長。

到底去哪了呢?

就在他苦苦思索時,店門突然打開了,金厲旭嘩一下站了起來,下意識地說:「歡迎光臨!」定眼一瞧,居然是許久不見的店長來了。

「店長!」金厲旭有些驚訝。

金鐘雲點點頭,對他說:「發布颱風警報了,說是颱風轉向登陸,後半夜風雨會更大。」

「誒?我出門的時候還沒有….」他睜大了眼,看向一臉嚴肅的金鐘雲。

「嗯,剛剛才發布的。準備關店吧,今天也不補貨了,外面的都要先移進來…」話音才剛落,四周卻瞬間暗了下來,兩人陷入一片漆黑。

糟糕,停電了。

「店…店長!」突如其來的黑暗,讓金厲旭嚇了一大跳。

不一會兒,一盞手電筒在金鐘雲手上亮了起來。

「嘖,郊外真是…冷藏食品先不管了,先把櫃檯收好,我去收外面。」金鐘雲冷靜地下達指令,把手電筒塞到金厲旭手中,便轉身踏出店門。

金厲旭熟練地把櫃台快速收拾好之後,看著金鐘雲在風雨交加的外頭來來回回地搬運、蓋布帆,心裡一動,便衝出店門,在金鐘雲不贊同的目光下開始幫忙。待到他們把店裡店外都收拾好的時候,倆人身上也都濕透了。

「店長,那現在…?」金厲旭哆嗦著問。雖然是夏天,但衣服全濕了,方才又被強風颳了一陣,忍不住直發抖。

「都停電了,快回去吧。」金鐘雲嘆了口氣,他還是太晚來了。

金厲旭點點頭,望向店外狂風暴雨大作的樣子,有些發愁。他住的地方接近市區,離這邊有好一段距離,就算要叫計程車,在這樣郊外的地方,又是颱風夜,也很困難。

金鐘雲見他為難的樣子,默默思索了起來,想起金厲旭住在鄰近市區的地方,平常上班也都是趕晚班公車或末班車來的,現下突然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去。他皺了皺眉緩緩開口:「你住得有點遠吧?時間也很晚了,要不要到我那裡待一下,離這邊也才5分鐘的路程,至少要先把濕衣服換下來吧。」

幾乎渾身溼透的金厲旭茫然地看了他一眼,最後哆哆嗦嗦地點頭答應。

一回到金鐘雲的家,金鐘雲就塞給他一套衣服,然後推著渾身發冷的他進浴室洗澡,又催促他洗好之後快點去睡,於是當金厲旭反應過來時,他已經蓋好被子躺在金鐘雲的床上了。

其實現在已經很晚了,但他睡不著。因為今天輪到大夜班,他下午就已經先睡了一段時間,現下倒是一點睡意都沒有。金厲旭睜著眼,默默回想著進門之後所看到的。金鐘雲的家其實不小,甚至可以說是十分寬敞,只是什麼都是單人的,一個客廳、一間書房、一間廚房、一間浴室、一間臥室,簡簡單單,沒有多餘的東西,連迎接客人的姿態都沒有。

於是他就睡在屋子裡唯一的床上,至於金鐘雲,他什麼也沒說,但大概是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吧。

有些不安,不只為了強佔他人的床,更是這樣颳風下雨的夜晚,只有他一人,在陌生的床上,唯一熟悉的大概只有床上所沾染的、淡淡的屬於主人的氣味。

遲遲無法入眠的金厲旭又翻了個身,靠向床的最內側,側躺著面向牆壁,把自己埋在小角落裡。

突然,床的另一邊陷了下去,隨即感覺被子被掀開一角,他還沒來得及轉身看,就已經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還沒睡?」微啞低沉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金厲旭僵直了一下,才又放鬆下來。金鐘雲的手環過他的腰,直到碰到他的手時,頓了一下。

「手怎麼這樣涼?」帶了絲絲惱怒又無奈的語氣,金厲旭背對著他,都可以想像到他現在微皺的眉頭,而隨即他的手便被身後那人摀在掌心,暖熱的溫度透過兩人相貼的肌膚不停傳遞過來。金鐘雲的手不大,卻很溫暖、很有力。

「睡了一下午,現在睡不著。」他輕輕開口。

「嗯。」金鐘雲應答的語尾消失在落於金厲旭耳後與頸間一個個輕柔的吻裡。

「唔….店長…..?」細密如雨點的吻從耳後開始蔓延向下,每一個都帶來微微酥麻的感覺,不停刺激著開始有感覺的下腹。在這樣漆黑的夜裡,什麼都看不見,卻被那人的氣息團團包圍住,背部也與那人的胸膛貼合得沒有一絲縫隙,這讓感知到身體起了反應的金厲旭有些慌。

話音才剛落,耳垂就被比起剛才的輕吻有些重的力度嚙咬了一下,金鐘雲有些不滿的語氣帶著絲絲霸道的聲音堅定地傳入耳際:「既然睡不著,就來做點有意義的事….還有,叫我的名字。」

金鐘雲放開了金厲旭已經被自己摀熱的手,卻沒有閒下,緊接著撩開懷中人衣服的下襬,沿著細膩的肌膚,從腰部緩緩游移而上,最後捕捉到胸前的小點,時輕時重地揉捏著。t

「呃嗯…鐘….鐘雲….」細微似呢喃的聲音,卻還是被金鐘雲捕捉到了,唇邊輕輕勾起一抹笑,他呼喚他名字的聲音很好聽,他很滿意。

直到兩個小點都敏感地在他手上挺立後,金鐘雲才褪去金厲旭的衣物,隨後掌握他已經高漲的慾望,力度適中地開始擼動,卻在金厲旭的身體微微緊繃、快要到達頂峰的時候,放開了手。

「嗯….?」一直咬著下唇的金厲旭此時也輕輕發出不滿的聲音,身體極度興奮卻得不到解放,只能不停喘著氣。

金鐘雲從床邊的抽屜裡拿出一管未拆封的潤滑劑,不緩不急地打開,擠了不少的量在手上後,才又重新摟住金厲旭,手也往他身後探去,緩緩按壓試探著,直到入口開始放鬆,才嘗試用手指探入。

「啊….」說不上痛,但是奇特的感覺還是讓金厲旭忍不住輕喊出聲。

「痛嗎?」金鐘雲停下動作,只見懷裡的人搖了搖頭表示無礙,而手指也沒有因緊繃而受阻,他開始吮吻金厲旭的後頸,才繼續擴張的動作。

「嗯啊….!」被輕觸到某個地方,像電流一樣的酥麻感直直傳到腦際,金厲旭突然繃緊了身體,後穴也不由自主地緊緊咬住金鐘雲的手指。

金鐘雲了然地又往那邊刺激了一會,直到感覺懷裡的人已經開始微微顫抖,才緩緩抽出手指,微微抬高金厲旭的腿,已經忍得十分脹痛的慾望緩慢而又堅定地進入那個溫暖緊緻的地方。

「哈…哈嗯…鐘雲….」

金鐘雲的眸色轉暗,如同在黑夜中掌控慾望的王者一般,開始那似能駕馭一切的深深律動。

「唔…啊啊….鐘雲….雲…..」金厲旭只覺得窗外狂風暴雨的巨大聲響都被隔離,世界好像只剩下兩人的喘息聲、帶有節奏又淫靡的水聲,還有就是那一點也不像自己的聲音、再也無法壓抑的呻吟。

床單在手中扭成一團,金厲旭承受著身後力度越來越大的撞擊,無法自制的感覺讓他無措:「雲…我….我要..看著你…」

金鐘雲聞言,將他翻轉過來,重新覆在他身上,藉由微光看清了金厲旭被浸潤出水光的雙眼,愛憐地低頭吻住他,唇舌交纏。

雙唇稍稍分離,金鐘雲架高了他的腿,才又深深頂入。金厲旭攬緊了他的脖頸,覺得自己就要迷失在情慾的漩渦裡,無力掙扎,只能緊緊抱住身上的男人。

「我忍不住了…」金鐘雲重新吻上他,隨即用更猛烈的力度開始新一輪的掠奪。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金厲旭顫抖著釋放了第二次,因高潮而緊縮的後穴絞緊了金鐘雲的火熱,他才終於在最後的快速挺動中釋放。

平復氣息後,在金鐘雲的輕輕啄吻下,精疲力盡的金厲旭即將陷入深沉睡眠時,迷迷糊糊地想,其實金鐘雲有車,怎麼不把他送回家就好,而把他留下了呢?

這個問題,金店長或許明天早上會解答的,或許。


【End】

==========================================================================

本篇產生的原因是可惡的真心話大冒險遊戲,賭運不佳的結果...
媽媽啊我第一次寫藝旭啊居然肉了! ㅜㅠ
這篇獻給我們CLSD的總受小菖,謝!謝!你!拖我玩真心話大冒險啊!這果真是一次充滿刺激的”冒險” ㅠㅠ 
上次輸了一盤賢敏肉,這次換完全不熟悉的藝旭肉…媽媽我真的再也不賭博了!再也不!

By 墨以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夜♥CLSD 的頭像
深夜♥CLSD

深夜CLSDWWW

深夜♥CL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