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
§本部落格創作是以SJ官配為主(非常偶爾的非官配和二次元),不能接受者歡迎右上角叉叉§ §收購赫海絕版實體書(作者:ohsukas與_AuTuMn_),詳細歡迎來信:kyu950329@hotmail.com § §兼差周邊代購,可以詢問§

[赫海]人生百態─軍隊之寢室內請小聲 (下) (H)

 

洗完澡的李赫宰踏出澡間的門,像往常一樣對著隔壁間喊了聲,卻在意料之外的沒人回答。他頓了下後敲了敲隔壁的門,還是沒人回應。

打開門看著空無一人的澡間,李赫宰搖搖頭,默默想著李東海這傢伙今天倒是動作挺快的,一溜煙就沒個影了。

假日果然還是比較好的,沒人排隊也沒人搶澡間和插頭,時間充裕,於是李赫宰在外間把頭髮弄乾後,才提著東西慢慢走回寢室。

打開門之後,看見李東海又頂著一頭濕髮坐在上鋪,李赫宰撇了撇嘴,準備收拾完桌上剩餘的啤酒後再上去收拾那個屢勸不聽的臭小子,抓起李東海的啤酒罐才發現,裡面空空的一滴也不剩,又抓起自己的那瓶,果不其然也空了。

李赫宰無奈地嘆了口氣,認命地抓了吹風機爬上李東海的床,坐在他的背後,用圈住李東海在懷的姿勢,緩緩地幫他吹乾濕髮。

「雖然現在頭髮剪得很短,在冬天也還是要吹乾啊…」

李東海聽著李赫宰低低的嘮叨聲,感覺他的手指在自己髮間穿梭,舒服的感覺讓全身都放鬆了下來,就這樣靠在李赫宰懷裡。

不管是早上的早餐和外套,剛才被窩裡的體溫,還有準時抵達的晚餐以及現在髮間穿梭的手,全都是暖熱卻又剛好不燙人的溫度。他知道自己一直籠罩在李赫宰的悉心照顧下,生活中的大大小小事,全是李赫宰處理得服服貼貼,無一處不謹慎小心,卻又掌握有度,給予他自由空間,不讓他產生依附在李赫宰身上,備受疼寵呵護的感覺。

李東海抬眸看著那個細心周到的男人,他知道在大家看來玩世不恭的不馴外表下,這樣溫柔的一面從來都只對自己展開。

吹風機嗡嗡的聲音在耳邊直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聽久了,吹風機關上後,他的腦子也嗡嗡的亂成一團。

李赫宰把吹風機收起放在床邊後,很自然地擁著李東海,低頭在他頸間深吸了一口氣,哎,果然還是喝了點小酒的東海好料理啊,雖然沒有醉,但要他做什麼都乖乖地待著不反抗,否則平常光要他吹個頭髮還不掐架掐得沒完沒了。

李東海沉默了一會後,從李赫宰的懷裡微微起身,尋了他薄厚適中的唇就吻了上去。不是很深入的吻,也沒有帶著急切的熱情,就只是輕輕的啄了幾下,帶著點眷戀的味道。

李赫宰卻是愣了,東海主動吻他?

這幾年來,東海不是沒有主動過,但卻往往都是被自己撩撥得急了才主動的,而自己則是喜孜孜地接受這「算計」來的成果。雖是這樣,但心底隱隱的還是希望東海能更加主動些,清楚明白的讓自己知道他對自己也會有情慾,也會有迫切想要自己的慾望,而不是每次就是被動(…或被迫?)的配合。

「東海…」李赫宰望進李東海有些迷濛的雙眼,果不其然又迷失在裡面。

被李東海的眼神吸引,他不由自主地緩緩靠近,而李東海像是有些受不了這樣的緩慢,又再次主動的拉近兩人距離,吻上李赫宰,他像是邀請一般的微啟雙唇,讓吻比剛才的輕啄更深一些。

微微的酒氣傳了過來,李赫宰反而清醒了,心底默默地想趁人之危是不對的,卻在吮吻之餘又忍不住想要更多。

唇舌交纏了會,李赫宰好不容易制止自己想要更深入的慾望,不捨的結束這一吻,卻依然輕輕貼著李東海的雙唇,有些不想放開。

「東海…你醉了….早些睡吧?」知道自己的自制力有限,李赫宰低聲詢問,嘴唇隨著說話時的開闔摩娑著李東海的,柔軟的觸感一下下的搔刮著心臟,慾望有些躍躍欲試。

「…嗯?…赫宰?」發現李赫宰隱隱有著想退離的意思,李東海有些溫軟的小鼻音輕輕地哼了哼,水潤的唇貼著李赫宰的,竟是又追了上來,雙手勾上李赫宰的頸肩,深深的吻了下去。

覺得自己今天腦袋很不靈光的李赫宰又當機了,任由李東海的舌闖進來,四處點火作亂,刺激著他僅剩不多的理智。

該死,你明知道我忍不住的。

李赫宰內心掙扎了許久,不一會兒便像是自暴自棄的放棄抵抗,攬著李東海的雙手一收,緊緊抱住他,加深了這個吻。

他從不是會婉拒的君子。
無論表面上看起來如何,隱藏在內心深處的他會自私,也有慾望。當初李東海放下了一切,說要陪他留在軍隊的時候他沒有推卻,現在面對赤裸裸的邀請時同樣也是這樣。

情慾被挑動的李東海,焦急地啃咬著李赫宰的唇,雙手胡亂的解著李赫宰的上衣,卻是半點都扯不下來,而李赫宰像是感應到他的情緒,熟練地褪下李東海身上所有衣物後,隨即快速脫下自己的上衣,不忘在激情之餘拉上床紗。

兩人唇舌猛烈地纏綿,雙手也不停地在對方身上摩梭著,雖然情慾高漲之下彼此都急切地想要對方,李赫宰的動作也比平常迅速,卻依然做足了前戲,才翻出床墊下的KY,潤滑之後便在李東海的哼聲下長驅直入,重頭戲正要開始時,寢室的門卻突然開了。

腦袋糊成一團的李東海瞬間從情慾的漩渦裡驚醒,緊抓著李赫宰的雙肩,聽著床鋪下面傳來的細微聲音,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深怕被發現床上有人正在「戰爭」中。

剛才聽到有人進房而停下的李赫宰卻在這個時候動了。

「嗯唔….」李東海忍不住輕哼出聲,隨即瞪大眼睛,嚇得摀住自己的嘴巴,另一手同時捏住李赫宰的腰狠轉了下。

因為李東海突如其來的「攻擊」疼得李赫宰抽了一下,愈加埋進李東海深處,果不其然又引起李東海的連鎖反應。此時格外敏感的李東海氣憤得想推開他,但李赫宰卻施了力硬是不離開,兩人推拉的動作引起床板的微微震動及細微的被褥摩擦聲。

底下的那個人似乎因為聽到了聲音,往自己床鋪的方向走了過來,李東海瞬間停止動作,緊張得全身都緊繃起來,差點沒縮成一團。

「寶貝你夾得我差點繳械投降啊…」一陣溫熱的氣流緩緩拂過耳邊,接著是濕熱火燙的感覺,李赫宰在李東海耳邊說著,嘴唇一張一闔的,有意無意掃過李東海敏感的耳朵,句末還舔了他耳垂一下。

我才他媽的差點被嚇軟了!這隻死猴子,給點顏色居然還得寸進尺起來,我的腦袋剛剛是跟他一樣被門夾了嗎?!喝酒誤事,李東海深刻的認知到這句集結前人的智慧所流傳下來的金句。他瞪著到現在還在自己身上作亂的李赫宰,眼裡滿滿的全是警告。

「去你的李赫宰給我死下去!」李東海發現在床鋪下面那人沒什麼動作後,咬牙切齒地低聲說著。

李赫宰沒有回答,卻抓了李東海的手,十指交扣著壓回床上,下身同時緩緩動了起來,以不容許拒絕的力度,極盡深入後再完全退出,像是想在李東海身體裡烙下印記一般的堅定,讓兩人相連的部位發出細微的水聲。

「噗啾..」

「噗啾..」

「噗啾..」

李東海閉上眼睛皺緊了眉頭,手指緊扣住李赫宰的,身體微微顫抖著。難得看見李東海露出這樣脆弱的模樣,李赫宰這才停下動作,細細看著李東海的表情。

就這樣寂靜地過了一會,床鋪下的那人才打開房門,踩著輕輕地步伐鎖上門之後出去了。

「李….李赫宰…你這混蛋….」李東海氣急敗壞地瞪著李赫宰,但他微顫的身體、泛著粉紅色的肌膚,還有像是又羞又氣的語氣,再加上輕輕喘著,除了提高李赫宰的性致之外,沒有半點威脅性….好吧,至少”殺傷力”很大。

「這不是沒事嗎,來,沒到凌晨他們是不會回來的了…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嗯….哼啊….」

寢室裡只剩下斷斷續續壓抑的呻吟聲。

-----------------------------------------------------------

時間推回五分鐘前。
李東海在走廊上遇見了最近開始同寢的菜鳥學弟。

「學長,昨天晚上聽到你好像睡得不是很好…」學弟低下頭,小聲地說著,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李東海愣了一下,看著有些吞吞吐吐的學弟,心底有些不好的預感隱隱發酵。難道昨天晚上闖進房間的那個人….

「怎麼了嗎?」李東海佯裝鎮定地問著,心中不停祈禱著別聽到不好的答案。

「聽你翻了幾個身,好像又有一些聲音…水聲嗎…嗯…像是吸鼻子的聲音.…」學弟依舊微低著頭,看不清楚表情。

學弟輕輕的一句話,卻是狠狠重擊在心上。李東海全身都僵硬了,心底颼颼地發涼,難道自己跟赫宰的事情被發現了…?

不會吧…可要是真的被發現了,一旦上頭知道了該怎麼辦…
自己是不要緊的,反正一開始就不是很想留在軍隊裡,不過是因為赫宰在這裡,他才決定留下罷了,如今就是被遣出也沒差,可是赫宰…

難道只能走到這了?

李東海腦中一片混亂,不知道該如何應答。

「所…所以….」學弟抬起了頭,眼裡充滿猶豫,「我買了治療鼻子過敏的藥,非常有用,學長你定時使用很快就會好的!」

學弟把手中的東西塞到楞著的李東海手上,隨即低下頭說了聲再見後,快速地走了,只剩下依然僵住的李東海,握著學弟塞過來的小瓶子,在初冬的風中凌亂了。

果然不是住在雙人房,就會發生這種驚悚的事情。當初說要換寢,是自己先點頭說好的,原本是想著多了那麼多「新室友」,李赫宰那傢伙可以收斂點,沒想到昨晚竟然…..還差點被發現了!

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被嚇到性功能障礙!不行不行,還是跟調度室那邊的人說聲,讓他們早點把寢室問題處理好,快點換回去好了。

不過…會發生這種事情,最根本原因還是因為某隻不知檢點的禽獸!李東海握緊手中的小瓶子,怒氣沖沖地向幕僚團的方向走著,惹的營區裡風聲鶴唳。

不久後,幕僚團的方向傳來李赫宰的慘叫聲,詳細情形如何都是後話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夜♥CLSD 的頭像
深夜♥CLSD

深夜CLSDWWW

深夜♥CL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