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人生百態─軍隊之寢室內請小聲 (中)


李東海現在火很大。
非常、非常的大。

握緊手中的小瓶子,李東海緩緩地向幕僚團的方向走著,額角的十字有以幾何倍數增多的趨勢,惹的來往路人奔相走告「李東海大人的火山似乎要爆發了」,一時間營區裡風聲鶴唳。

李赫宰那王八蛋!!!
被我抓到,絕對讓你自殺三遍都不夠!

事情要推回到昨天晚上。
或者更早一點,昨天早上開始好了。

-----------------------------------------------------------

「叮鈴鈴鈴鈴叮鈴鈴鈴鈴…」

一大早的,誰啊?不知道小爺難得休假要補眠嗎?
李東海翻身按了通話鍵,迷迷糊糊地接了起來。

「誰啊….」

「東海,上頭說昨天送的那份急件錯誤,你現在來看一下吧!」對方的語氣很是急迫。

李東海瞬間睜大眼睛,迅速的爬下床,簡單梳洗過後就準備往外衝,正好撞上輕手輕腳開門進來的李赫宰。

「東海,這麼趕是要去哪?」李赫宰有些驚訝,難得放假,東海應該會睡到將近十點才是,現在才九點左右怎麼就起來了?

「上頭說昨天送的急件錯了,現在要改!」李東海邊說邊越過李赫宰,準備往外走。

李赫宰聽完皺了皺眉,卻迅速脫下身上的外套,「穿上,你剛起床,還有你的早餐。」幸好剛才算準了東海起床的時間,怕他想吃的東西賣完就提早去買了,現在正熱著。

「天氣又不冷…」李東海微微有些不願,卻還是順手接過李赫宰遞過來的外套和早餐,快步的向幕僚團走去。

「誒?東海學長你要去哪?」剛同寢不久的菜鳥學弟正巧從外面走過來,看見李東海像是踩了風火輪似的往外走,疑惑地問。

「幕僚團急事!」李東海正是心急火燎著趕時間,沒辦法好好解釋,只得頭也不回隨便應了聲就走,留下小菜鳥學弟在原地睜大眼睛目送。

看著李東海邊走邊穿外套,匆匆忙忙的背影逐漸走遠,李赫宰微微嘆了口氣,轉身進門,看來這次放假泡湯了。


李東海風風火火的走進辦公室,就看到值班的同事拿著文件,一臉焦急的樣子。

「東海!你終於來了!」同事一看到李東海,就像看見救世主一樣,趕緊把手上的燙手山芋拿給他,滿臉的欣喜。

「嗯,我看看。」李東海接過文件,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便開始翻閱那份被退回的急件。

看著李東海瞬間進入工作狀態,同事也安心了下來,李東海就是效率的化身嘛!他跟著在李東海旁邊坐了下來,隨意的翻看桌上的東西,發現李東海剛才手上提了一袋東西過來就隨手放著了,似乎是早餐,現在還熱騰騰的散發著香氣。

「哎呀,這不是每日限定特餐嗎?這時間也賣完了吧,你怎麼有空去買啊?為了好吃的腳程還挺快嘛!食物啊食物~」同事有些嘴饞的打開袋子,他早上就在食堂塞了個饅頭而已。

「赫宰買的。」李東海隨口應了,似乎已經習慣了,語氣稀鬆平常。

同事卻是驚得收回了手,李赫宰會給人排隊買早餐?那可是同梯有名的吃貨兼搶食大王!
…不對,當然是因為對象是李東海。
…呃,為了自己一條小命,還是別動好了。

「呃…東海啊,趁熱吃!趁熱吃!不趕這一點時間啊…」同事瞬間將早餐推到李東海的面前,熱心地不停勸著,臉上笑得開了花,額際卻冒出了汗珠,不知道是不是面部肌肉運動過度導致。

李東海全當是同事見自己連早餐都沒吃就趕過來,良心發現了,完全不知道對方剛才經歷了一段非常複雜的心理歷程。


「完成了!」李東海把文件遞給坐在一旁快睡著的同事,在心裡撇了撇嘴,卻仍是微微笑著。

「謝啦!辛苦了!」同事接過文件,揉了揉眼睛,看也沒看就立刻往外走去,隨後不見人影。

李東海臉上的笑容立刻垮了下來,好好的假就這樣沒了,還是為了這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那份文件從第2頁就開始錯了,難怪會被退件,到底是哪個人做的啊?!還要拖著自己來收尾。

他站起來伸了伸懶腰,越想越是一肚子氣。
MD,早知道就不要留在幕僚團這個鳥地方,一群沒腦袋的傢伙,這麼簡單的事也辦不好,上頭又愛趕在期限到了才急著亂找人…

說來說去還不是因為李赫宰那隻禽獸…害得自己每隔幾天就不能出操站崗,最後挑挑揀揀的就只剩下這個該死的幕僚團可以待!

 

李東海抄起剛才脫下放在一旁的外套,順手將桌上的垃圾、袋子收拾了,準備回寢室去。

「還算那隻猴子有眼力,知道要買特餐…」想到剛才吃到的熱騰騰早餐,李東海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卻開始隱隱覺得有些餓。

抬手看了看錶,原來已經超過1點了,餐廳這時候也收得差不多了吧。今天似乎不能跟赫宰吃飯了,不知道他會不會在寢室裡?

這時間他大概出去放風了吧?
難得的假又沒了啊…李東海嘆了口氣。


回到寢室,裡面果然一個人都沒有。
早上匆忙出門的痕跡全都被抹去了,被褥整整齊齊的疊好,換下來的衣服洗好烘乾吊掛起來,桌上的東西也都收拾乾淨了。

是赫宰。

可惜今天沒辦法一起吃飯,都說好要出去吃的…想到這裡,原本微笑的嘴角又垮了下來。赫宰大概出去了吧,還是剩自己一個人。

「光整理有什麼用!也不知道留點吃的。」李東海抱怨著,完全忘了早上是誰起了個早,又算準時間去給他排隊買愛心早餐的。

雖然肚子空著,但李東海此刻卻是一點食慾都沒有,逕直爬上了床,脫了外套就打算補眠。待他準備一頭栽進棉被枕頭裡時,忽然看見剛才隨手脫下放在枕頭旁邊的外套。

赫宰的外套…那傢伙還真夠囉嗦,早上還硬要自己穿上外套才肯放人。

怎麼又提到李赫宰。
煩死了。

睡覺睡覺!
李東海嘟囔著躺下,不一會兒,睡意便逐漸上湧,思緒迷離間卻想起了早上李赫宰急忙脫下外套塞給自己的樣子,無意間把握在手裡的外套又往懷裡緊了緊,就這樣抱著李赫宰的外套沉沉睡了過去。

 

又是輕手輕腳的打開房門,沒意外地看見上鋪裹著被子窩成一團的身影,李赫宰看了下時間,東海應該快醒了。

放下手上的東西,踩著床梯上去準備叫醒李東海,卻在看見他抱著自己的外套睡得香甜的樣子,心瞬間柔軟了下來。

李赫宰嘆了口氣,捨不得叫醒他,卻又想著李東海肯定又忙了整天什麼都沒吃,一回來看見自己不在就懶得去買,直接補眠了,這樣折騰,胃怎麼受得了。

他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地就窩到李東海旁邊側身躺下,手臂自然的環過李東海,就這樣盯著他的睡顏出神。

李東海在李赫宰懷裡蹭了蹭,隱約覺得李赫宰的氣息似乎突然將自己包圍了,沒多久便迷迷糊糊地張開眼睛,卻發現原本手裡握著的外套一覺醒來就變成了真人。

「醒了?」李赫宰低低的在李東海耳邊詢問著,怕是他還要繼續睡,擾了他安眠。

「嗯…」李東海眨了眨眼睛,感受到李赫宰的溫度,知道自己不是在作夢。

「下去吃點東西吧。」李赫宰起身,順道將放在一旁的外套披在跟著起床的李東海身上。


李東海爬下床伸了伸懶腰,聞到熟悉又陌生的香味,打開桌上的塑膠袋,發現是自己叨唸許久的鹽酥雞,飢腸轆轆下便毫不猶豫地抓了一個就往嘴裡塞。

鹽酥雞,熱著。

一口吃下去,有些燙口,心卻也給熨燙得平順。

原來他一下午不在就是給自己買惦念著許久的食物去了,時間竟還算的剛好。

「慢點,又沒人跟你搶。」李赫宰在他旁邊坐下,幫著把紙袋撕開,方便那餓著了的人進食。

「是啊…會跟我搶的..…是隻吃貨猴子..…」李東海滿嘴的食物,卻還是不忘回嘴,手裡順道塞了一塊進李赫宰的嘴巴,「…只有這個?單吃鹽酥雞沒東西可以配很乾耶…」

李赫宰白了他一眼,這小子就知道會找麻煩。彎腰在椅子邊的包包裡拿出兩罐啤酒,罐身冰涼的冒著細微水珠,然後看著李東海歡喜地接過去便打開喝了起來。

「就會找麻煩…少喝點,雖然今天學弟們會晚些回來,但被發現還是不好。」李赫宰心裡嘆了口氣,平白少了假期心情肯定悶壞了,他猶豫了許久才偷偷帶著兩瓶酒精濃度不高的啤酒回來。

兩人不一會兒就把晚餐解決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眼見夜色漸深,李赫宰提出了誰要收拾殘局的問題,結果李東海用前所未有的速度趕往浴室去了。

李赫宰笑了笑,慢慢地站起身收拾一片狼藉的桌子,提起李東海的那罐啤酒晃了晃,還好,還剩下2/3,成功阻止那酒量不好的傢伙繼續喝下去。

看來東海的心情還不是很差。
李赫宰安心地笑了笑,熟練的把東西收拾好之後,便提著洗浴用品便往浴室走去。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夜♥CLSD 的頭像
深夜♥CLSD

深夜CLSDWWW

深夜♥CL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